您目前所在:首页 > 漆氏族谱 > 漆氏宗祠
漆氏族谱
建祠堂 勿忘祖 显人心---记重建槐溪漆村祠堂
发布时间:2015-12-22 11:49:47 点击:

      任何一个姓氏祠堂,可以说就是一个民俗博物馆,一个祠堂又可以说是一部家族变迁史。了解祠堂,了解祠堂文化,就等于是在了解我们的民族文化,了解我们的民俗风情。祠堂往往又是一个地方、一个家族的精神家园。
      祠堂是用来供奉和祭祀祖先牌位、瞻仰祖先德能的地方。是家族宗亲联系、汇聚、议事、定规、处理族里大事和“正本清源、认祖归宗”的活动地点。
    座落在宜春市袁州区楠木乡与万载县隔界的槐溪漆村,有着387年历史,23世贵文七世孙从仙(季直公三十世孙)于明嘉靖(1522年--1566年)年间商居万载,从仙之孙士教、士敬于明崇祯(1628年--1644年)又徙居宜春梅溪。
   由于年长失修的老祠堂早已倒塌,漆村尊祖敬祖的漆氏村民盼望早日重建漆氏祠堂。
    重建祠堂,从表面上来看似是简单,筹款_请工匠_建房子_完工。但有多少人知道重建祠堂过程中的甜、酸、苦、辣呢?有多少人品过其中寸步艰辛、受气流泪、越累,越操心,越出钱出力,越受到个别乍富小人在背后指手画脚,流言蜚语的滋味呢?
    青山在,祖谱存,人未老,宗亲情正浓,水长流,代代繁,情怀依旧深。槐溪漆村的老人们,为了重建祠堂,七十多岁的漆光胜、漆承根、漆书华等 人,排除种种干扰,四处奔波,八面呼唤。“人生七十古来稀,问君还有几春秋。”他们的年龄虽然已过古来稀,但对于家族公益事业的一颗心,依然风华正茂。在他们的感化下,许许多多的老人纷紛表示,坚决支持!并用体己仅有的几百元来捐助。其敬祖爱祖的精神令人崇敬。
     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心怀公心的漆氏人,无条件地要重建祠堂,心怀私心的个别漆氏人用心良苦地设置重重障碍。大事难事,看担当;逆境顺境,看胸襟。槐溪漆村的企业家漆何根就是主张重建祠堂的主要骨干。在槐溪漆村漆氏企业家里,他主动带头捐赠四万元建祠堂。槐溪漆村的老人们赞扬他说:“如果沒有柯根的鼎力相助,重建祠堂不知延迟到牛年马月”。为了早日重建祠堂,漆何根和漆村的老人们冲破重重障碍,以真心、以实意、以行动来证明“吃水不忘开井人”的美德,以真诚、以朴拙、来见证对祖先的忠孝。他们做事不需要人人都理解,做人不需要人人都喜欢,而只需要的是坦坦荡荡。
      是喜是怒看涵养,在交谈中漆光胜大度,不计得失地表示,虽然有个别漆氏人秀了一些闹剧,闹得大家心里不舒服。但让我们尘封往日的烦恼,拥抱昔日的快乐,加速建好祠堂,迎接美好的明天。
     得知槐溪漆村祠堂毛坯房已全建好的消息,中华漆氏联谊会江西分会常务副会长漆利民、分会副秘书长漆得刚非常重视。 11月14日带领分会成员,漆志华,漆木生前往江西宜春袁州区槐(梅)溪村,对重建槐(梅)溪漆村祠堂,对祠堂的建设,漆利民、漆得刚、漆志华根据萍乡、宜丰、高安漆氏祠堂风俗与祠堂布置,提出了宝贵的参考意见。对热情、热心、无私奉献的老人们、企业家,为重建祠堂作出的巨大贡献,給予了肯定,给予了表彰。对于个别怀有私心漆氏人的行为,指出了在家族公益事业上的危害性。
     在座谈会上,利民说,建祠堂就是知恩回报,为人作表率。是崇敬和缅怀祖先,感悟祖先宽厚与仁爱,是继承和发扬祖先德能,继承先辈的优良品格与道德风范,感悟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勇于开拓和无私的奉献。深刻认知“树本有根,水本有源”,人的根本是祖先。没有祖先,就没有父母,没有父母,何来我们?养育之恩比天高,比海深。
     利民还说 ,中华漆氏联谊会是全国宗亲们联系亲情,共同交流,携手前进的平台。但也有个别心怀鬼胎的漆氏人,在这个平台上,对于公益,从不出一分钱,从不出一份力,但却恬不知耻耍“三要”手段 ,‘要权’,‘要名’,‘要利’。


     但有这种人不奇怪,因为漆氏人不是生活在真空,如果没有这种人,反而就要奇怪了。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搞好家族公益事业,尽自己的心,尽自己的力,相信漆氏家族会日益兴旺。用【红楼梦】一副对联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真作假时假也真。真真假假难分解,假者自假真自真”,对于家族公益事业的忠诚与虚假,大家心里就会悟然了。
     德刚说族人通过在祠堂内进行一系列传统健康有益的活动,进一步调动族人广泛参与的积极性,达到团结族人、增强凝聚力,促进交流,增进友谊,最终达到互帮互敬,团结友爱,共同进步、共同发展的目的。
      志华在座谈会上说,通过重建祠堂一事,可以看出,你们不计个人得失,无私奉献。槐溪漆村的老少爷们,绝大多数是好样的!这也说明事事不能太精,太精无路,还说明一个男人再有钱,扛不起责任,不忠不孝,照样是废物。人生就要活得硬气,活出点责任和尊严。你们的责任与尊严永远值得我学习!
     是成是败看坚持,漆承根是一名建筑工程师,原来还担任过几十年的镇领导。居住在宜春市城里,原可养尊处优的生活,为了重建祠堂,不顾已七十多的高龄,不辞辛劳,经常从宜春市至老家往返一百多公里的山路奔波。看到重建的祠堂毛坯已落成,心中十分高兴。他在座谈会上说,等祠堂建好了,我建议在村里筹建一个漆氏青少年“文武”基金会,全力帮助支持漆氏有上进性的漆氏后代。他潜其心,爱天下之善的愿望,一定会实现的。
     从中可以看出:漆氏老人并不是为重建祠堂而建祠堂,他们为重建祠堂的目的,是为了继承先祖的美德,发扬祖先的光大,造福于漆氏后人。
     有舍有得看修养,漆光胜也是一位全心全意为家族公益事业作贡献的七十多岁的老人,居住在宜春市城里,为了重建祠堂,他四处奔走,为了起到重建祠堂的模范带头作用,自愿捐款五万二千元。他做人做事的修养由此可见。
     心小了,所有的小事就大了,心大了,所有的大事都小了。漆书华是位村支部老书记,人老了,但念念不忘如何再带领漆氏人去光祖耀宗。人老了,为重建漆氏祠堂的心沒老。他不顾年迈,走东家窜西家地去动员,去劝说。祠堂开建过程中,每天都要坚守在工地,严格质量把关。他这种看淡世事沧桑,内心安然无恙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。
     他们老了,但为漆氏家族公益事业一直去努力,一直去奉献的一颗心并沒老,他们就是我们优秀漆氏老人们的代表。他们就是我们家族天空闪闪发亮的,而平凡的星星。他们忠祖孝祖的善举,比起“修建漆氏祠堂关我屁事”的乍富小人显得更高尚更伟大。我衷心地祝福他们豁达开朗,长寿年轻!
      为了重建槐溪漆村祠堂,无论身在老家的还是在城里的漆氏青年们,个个也牵挂在心中。漆绍来、漆绍云、漆小均、漆书德、漆书亮等人在老一辈的带动下,他们积极参与,热情配合,他们虽然銭不多,但其心比金可贵,其德比彩霞更美丽。
    通过走访重建槐溪漆村(当地称梅溪)祠堂,我想用当代诗人―汪国真佳作「感谢」来表达我对槐溪漆村的父老乡亲内心:
让我怎样感谢你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
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
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
让我怎样感谢你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
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
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

让我怎样感谢你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
我原想撷取一枚红叶
你却给了我整个枫林

让我怎样感谢你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
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
你却给了我银色的世界
  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_漆木生草